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【黑遍全联盟】主席我想请你帮个忙。

韩文清:主席我想请你帮个忙。
冯宪君:讲
韩文清:粉丝总是在我武器名字上大做文章,我想改一下。
冯宪君:表示呢?
韩文清:这几天收的钱包,有几百个,主席留着用吧。
冯宪君:我拒绝。

肖时钦:主席我想请你帮个忙。
冯宪君:讲。
肖时钦:我代表雷霆向联盟申请补助,为雷霆置办电脑十台。
冯宪君:表示呢?
肖时钦:戴妍琦出品冯all、all冯本子各一摞,不够还有。
冯宪君:请出去。

叶修:主席帮个忙呗。
冯宪君:不可能。
叶修:能不能让联盟规定每个全明星接受新人挑战的上限,我好累。
冯宪君:有人挑战还不好?
叶修:我们兴欣没啥好东西,兴欣网吧免费上网卡要不要?
冯宪君:我拒绝。
叶修:需要特殊服务吗?
冯宪君:滚!

王杰希:主席我想请您帮个忙。
冯宪君:讲
王杰希:我想请联盟直播比赛时给我左眼p个双眼皮。
冯宪君:难度太高不现实。
王杰希:王不留行含片五盒,主席痛经可以吃。
冯宪君:快走吧!我不需要!

周泽楷:…qwq
冯宪君:快请江波涛。
江波涛:是这样的,粉丝们总说队长什么都能做到,就不能加血,所以队长想请联盟给一枪穿云换一个加血技能,初级的就行。
冯宪君:这个…
周泽楷:◉‿◉
江波涛:队长说可以的话就把轮回大楼楼下的广场舞大妈介绍给主席,主席先处着看,不错就把事办…
冯宪君:再见吧!我不需要!

喻文州:主席你好我想请您帮个忙。
冯宪君:讲。
喻文州:能不能给手残一点精神补助。^_^
冯宪君: 要多少?
喻文州:一场比赛五千就行。
冯宪君:不可能。你这是在抢钱!
喻文州:果然应该让少天来…
冯宪君:别!别!我考虑考虑!

——————
大声喊柳或美高产似母猪即可获得中二高手6~12

【黑遍全联盟】废品收购高手 霸图篇

要说荣耀收购小分队中战斗力最强的就一定是青岛的霸图小分队了。
霸图作风霸道,在青岛可以说是垄断了这个废品周转市场,业内人士称霸图是土匪。土匪窝大当家霸图队长韩文清人送外号钱包韩,是个威武霸气的男人。一米八一的小个,二十七八的年龄,生了一张钱包脸,性格也凶,但重情义讲道理。每天出车走过大街小巷,高亢的嗓音提醒着楼里居民是时候清理家里的杂物了。“收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破烂——喽———————”短短四字,震天动地,穿透力之强,令人心惊胆战。据说韩文清那片区没有得心脏病的,不是吓死了就是吓好了。至于为啥说他是钱包脸,其实就字面意思,韩文清所到之处,钱包遍地。韩文清不是贪小便宜的人,他会收好钱包然后挨家挨户还回去。可是,居民们看到他那张脸,在看那和善的眼神,当时就晕,有人赶紧第上一打钱:“老大,保护费我交!”
还有的人实在没钱,哭着道:“咱家真没啥钱啊!老大不嫌弃,那我抵吧,我以后就是您的人了!”说着便要宽衣解带。
韩文清吓得麻袋都掉了,落荒而逃。几个月下来,大当家和他的二当家兼秘书心脏杰,望着半个库房的钱包皱起眉头。
杭州某脸t表示做人做到这份儿上,真是没谁了。
张新杰,人称心脏杰,霸图二当家,大当家的贴身小秘。主要负责霸图管理后勤,很少出车。接着说钱包的问题,心脏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。把钱包跟废品送到总部,并没有把钱包里的东西取出来。 东西送到总部冯宪君那,得到了心脏杰意料之中的回复:“送回去送回去,咱们不做皮革生意,要是轻易做起皮革生意,影响公司整体运营!”
收到消息的心脏杰,微微一笑,掐着表,约么着运钱包的车快到霸图了,给冯宪君去了电话,“冯总经理,忘了跟您说那批钱包里票子可不少呢。”
然后冯宪君就怂了。
之后经协商,冯宪君表示愿意长期处理霸图的钱包当然前提是包包里要有钱~无偿这一点冯宪君当很惊异,但更多的是细微,霸图还是很讲究啊。
然而事情不没有那么简单,冯宪君也因此一度怀疑青岛人民的收入状况。
“一个钱包一个钱包的翻,零钱就算了,大票剩一张就成。”心脏杰推推了眼镜淡定的指挥着。
宪君你还太年轻。
二乐和林敬言是后加入霸图的,过去的伤心事让他们心力憔悴。然而遏制不了作死的大浪。
“二当家?不应该叫压寨夫人吗?”二乐云。
“呵”心脏杰推了推眼镜。
心脏兽超进化!古那啦黑暗之神,乌拉乌拉黑魔变身!我的心灵,解锁!变身!最终进化!鬼畜眼镜!
之后,二乐没分到三轮,麻袋自己弄,被分到了沿海片区,顶着一口昆明话迎接着海蛎子味儿的青岛淳朴人民。
林敬言心有余悸的表示,他还是做一个安静的好男人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脏心杰不是强迫症。

荣耀演义章前说

古文脑洞

---------

说天下事,风云十余载,胜败容得几人谋,兴旺制霸几逆转?英雄几经劫,一腔热血书传奇,一段佳话传千古。

   说华朝英宏24年,帝驾崩,膝下无子,无奈众臣扶英宏之弟荣王冯宪君登基,改国号荣耀,封荣王妃陶氏为后,号嘉怡,追封生母为康顺德安太后,大赦天下。荣耀帝虽勤勉,却是自小多病,到如今已然百病缠身,因病误朝十日有六七,国事皆由文武商议决断,帝自觉势弱,恐朝臣权大遮天,宣诸侯入宫,授兵权,扩封地,名为封赏实为放权,又大摆酒席,无不尽兴,诸侯临别,帝曰:”寡人别无所求,但求莫祸患天下,歇过。若寡人遭难,请诸侯记挂“皆曰:”喏“

   有诗云:体弱却有勤勉心,朝中虎狼权遮天。为保帝位助诸侯,不知后话长顺否。

   自此,各国势渐大,朝中多有居心叵测者,见此只得收敛,列国之间又有何事,便是本书之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