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【邦信】兰池长情(私设如山 上

    游戏向世界观qwq以及刘邦最后是开大了呦。下章开车,嗯0.0


 很客观的讲,君主是个轻浮多情的人。床笫间的话天花乱坠亦不过水中月,情意迷乱中唯一明了君主爱的是国士无双之才,而非……

对信如此,对良也不过如此吧?常这样想想,可以抚平内心的空寂,君主的心连仙人之徒也无法窥探,信不能奢望。

信理应化身利剑为君主披荆斩棘,污浊的血污染剑身,君主将一身光明,只应是所谓无双之国士。

……

“这里不比稷下温暖舒适,夜里寒气重子房不要着凉。”千面的君主这般温柔真假难辨,良是仙人姜尚之徒,高洁优雅值得君主多上心思。

信呢?

赤发的男人,屈着身子,伏在金砖碧瓦上,守在寒风呼啸里,痴痴地迷恋,深深地痛楚。

“如今时局动荡,总有人惦记着朕的人头,将军一定要时刻护朕周全,朕才能得空喘几口粗气。”这话略带戏谑,信却从未忘记。

里面究竟是怎样呢?想象君主的温柔黯然销魂,纵虚假信仍为此沉沦。那一晚酒后醉纸迷金,心知是君主锁住国士的局,却仍令人痴痴回味。信不过战争的傀儡,浑身污浊,能有一晚醉生梦死足够。

只恨这命卑微低贱,总是要忍,帝王的情怎能任性。有仙人在护佑国运昌盛,而信,终将被战争的亡灵吞噬。

恍惚间的酸涩令人疲惫,意识模糊,身子没了知觉直直坠下,却跌入结实的怀抱。

“朕刚刚对子房讲的,将军也该听进去,更深露重,不该任性。”

“君主?”不可置信的声音,身子不安的挣扎。“您。您让臣下来。”

“啧。”刘邦耸耸肩,笑得像个痞子。

感觉到身上的束缚松开,正要松口气突觉膝盖钝痛双脚一软紧接着天旋地转,竟是刘邦将他打横抱起。

“君主!您这是做甚!”事情来的突然让韩信措手不及,惊慌着想要下来。

“重言,要护朕周全就要呆在朕身边,老跑到房顶上去做什么。”直接无视让的挣扎,手臂施力禁锢住怀里的人。“朕看来,只有傍于枕边才是能及时护朕啊~”轻佻的语气,走路有些嘚瑟的晃动着,像是个轻浮的痞子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与君主紧密的贴合,能感受到炙热的身体不安的颤抖,看似轻松的眼神飘忽游离着,君主似乎紧张着什么。韩信又细细回味君主的话,傍于枕边……?这话似是暧昧的邀约,又似婉转的表白。

表白!兴奋,期待,激动,却只是昙花一现。想到君主与张良的缠绵,心中无比酸涩、君主的表白也并非独一无二啊,

刚觉到怀里的人不再挣扎,心里一喜转念却发现气氛不对,踌躇着不知如何开口,怀里的人先出了声。

“君主的枕边,有张良先生还不够吗?”

……沉默良久

刘邦并未作出答复,手臂猛然发力生勒住怀里的人,韩信被无法抗拒的气息压得难以喘气,艰难的仰起头看见君主阴沉的面庞,想必自己触及到了危险的事实,心中竟是酸涩大过恐惧,君主与良,好生让人羡慕。

“君主,臣知错了,您与张良先生的事情臣无权……”

“够了!”紫色的眸子瞪得发红,紫光乍现一切变得虚幻,“朕从前怎不知东宫与兰池宫间如此遥远,朕每踏出一步都如此艰难!”

这是?君主的力量韩信在熟悉不过,强大暴戾却是为守护而存在,紫光渐渐浓郁,渐渐缩小,直至茫茫夜色平静如初。

韩信被暴戾的气息冲击的头晕目眩,跌落在未知的地方,隐隐觉得有人掐住自己的脖子,熟悉的声音,危险的气息,毫不收敛的力量。

“君主!”猛地睁开眼,看不到满室奢侈浮华,只看到身上的男人,眼眸染上血色,死死地盯着他。

“将军刚才质问朕与子房,倒是激起了朕的兴趣。朕觉得,重言比子房,更令朕亢奋。”

果然,君主的温柔如镜花水月,一触即破,而所谓轻浮,风流,纨绔不过是为了掩饰汉王内心真实的暴戾多疑的阴暗。


评论(6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