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【叶蓝】孽语1-2

飞仙楼中莺歌燕舞,绝色中人抚琴轻吟。

天下几多分,盛世何时再?

转乱着眼十年,英雄骁勇有何用,

豪杰四起又奈何,不过雪上霜!

1

飞仙楼是蓝雨京都大的风花雪月地,其男色之娇天下扬名,而绝色居中之人蓝河相传青衣蓝衫,柔媚入骨却又不失零星刚毅,着实对得起绝色二字,只是蓝河是清倌,似是与皇室有联,几乎无人见到真容。

“绝色居,也不知这所谓的绝色真容如何……咳……”一黑影由窗飞入,浑身浴血,发丝凌乱看不清此人真容,似是在外流落许久,下颚有着凌乱的胡茬,苍白着脸,这个人看起来落魄至极。他扶着墙,歪斜着前行,直至看见那乳色门匾,抬手拂去嘴角的血。“绝色居,咳咳,赌一把吧……”说罢用尽全身气力撞进房中,再无知觉。

再醒来,已是躺在一张榻上,上身半裸,伤口包扎的规整,丝质被褥的触感滑腻,还带着淡淡熏香,榻边青纱被人掀开,一人端着汤药缓缓显形,蓦地开口,语气淡然。

“公子可算醒了。”

瞳孔收缩,榻上人已然呆滞。那人着墨蓝翻花长衫,淡青竹印裙衣,浓黑的发丝披散着,映衬着一张精致柔媚的脸,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眼,轻轻眯着,直勾走人的魂魄。这蓝河当真绝色妖孽!

感觉到对方的沉沦,眼中闪过一丝嫌弃。

“公子还有看多久,飞仙头牌瞄上一眼便是千金。”

“呃……啊,冒犯了,久闻飞仙头牌蓝河脱俗,今日一见果然如此。”被人道破心事,榻上人有些尴尬,平复心情,恭敬道,“在下叶修,前阵子遭歹人暗算,若非蓝公子心善收留,此刻定身首异处。”

蓝河打量了叶修许久,这才递给他汤药。“你喝罢。我去端些吃食,想必你使出奔波没吃什么正经的饭吧。”随即转身欲走。

叶修一听乐开了花,一口喝干了汤药,邪邪地笑道,“小蓝辛苦了。”

 “给我改改你的称呼!”话音未落门被摔得窸窣。

2

这男人真是缠人!半月前他救下这浑身是伤的人,看他挺识趣且自己也不愿出入飞仙楼无聊的紧,便收留下他,哪知这人本性恶劣,邋遢懒散,游手好闲还不知羞愧。整日昏睡,每日三餐缺一不可,把自己当佣人似的。

“小蓝啊,小蓝啊,来,哥无聊死了,配哥爽爽!”叶修自榻上翻滚而起,百无聊赖的吵嚷。

一大堆衣褥砸下,蓝河面色铁青,甩出一件内衬直拍到叶修脸上。“恬不知耻!没有大丈夫的样子!我伺候你半月全仗你有伤在身,现在你已好了近九成,不知报答反而得寸进尺满脑子淫秽,该打!”

叶修被砸的迷瞪,甩掉脸上的内衬,胡乱抹了把脸,有点委屈。“好蓝河,你想多了,我是想问绝色居内可有空地演武?”

蓝河消了些气,烦躁的瞪着他,“怎的,你还是练家子?”

“算是吧,近一个月未练,怕是生疏了许多。”

“呵。”蓝河嫌弃的瘪了瘪嘴“你这懒鬼习武?多半是个半吊子,怕是只会逃跑的本事,否则怎会被追杀的那般狼狈。”

叶修眼神暗了暗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