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【七大罪】其一 暴食 苏沐橙 吞噬人格(1)

是一个老梗了,我阅读了v家七宗罪系列才决定要写的,文风会让一部分的人不适,希望支持,七大罪的人物先不说,大家可以猜猜~


这个世界的初始之时,人们因本能而活,他们不知道何为罪,何为恶,他们用杀戮掠夺做本性,以犬齿利器为饰品,以领地奴隶做疲劳的慰藉。人们不断寻找财物修筑宫殿,修砌城墙笼罩以自己为尊的大地。

踏过白骨,高举权杖,满足的微笑。人民的悲悯,野兽的怒吼,血海的凄凉。人们规避匍匐,想习得善恶的判定。

然而神并没有眷顾他们,但恶魔发出了召唤。

懒惰,暴食,贪婪,傲慢,色欲,暴怒,嫉妒。

愿人们透过这七大罪看到希望与善念。

frist

马车飞驰过泥泞的道路,贱气的泥渍中渗着血腥,看似……一切如常。

苏沐橙抱着她的哥哥,和她一般模样,阳光率真的哥哥。那个不为贫穷感到的悲哀,期待着美好的少年,眼里已经没了神采,怕是连心脏也停止了跳跃。她亲爱的哥哥,被一辆豪华的马车踢飞,像被遗弃的玩偶摔在路边。没人愿意去凑这个热闹,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负责,苏沐橙就呆愣着,直到她的哥哥彻思冰凉。

“沐橙,已经挽救不了了,节哀吧。”叶修,她现在唯一可依赖的人带着哽咽覆上她深棕的长发,这事,对叶修也足以刻骨铭心一辈子了,不过他不能垮,还有沐橙呢,沐橙需要他。

苏沐橙跪在地上双手抚摸着哥哥得脸,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像是瞎子在惊慌的摸索探寻者。或许,她真的是瞎了,金制马蹄飞踏过她身边的刹那,她感觉自己被那金蹄晃瞎了双眼,那生硬的金光击碎了阳光,击碎了美好。

“挽救不了?可是阿修,哥哥明明一直躺在这里迎接死亡,没人愿意挽救他。”话说到最后已是肯定,像是讽刺,自嘲。

“……”叶修沉默了,良久,他蹲下身子从后面搂住苏沐橙鼻尖紧贴她的颈部。“所以,我们要出人头地。”这样可以赎回一切啊。

苏沐橙并没有挣扎,但对她而言这个怀抱毫无意义,叶修……不明白她此时的想法。

“我很痛苦,我因为比同龄人早些懂事,所以理智的不像话。不太会流泪,不太敢哭闹。我想拉着他的手,和他一起走向未来,却不想落得这步田地,我依赖他,我真的离不开他,甚至夜里没有他的陪伴我难以入睡啊。只是我貌似不会激烈的发泄了呢。”她托住哥哥的脸,吻上他的额头。“我还不明白什么是恨,就算知道又如何,我该去恨谁呢?”

“沐橙,你不应当想这么多,你只要明白只有有所作为才会有人在意我们愿意挽救我们。”叶修伸出手抚去苏沐橙不自觉落下的泪,他很心疼她的透彻,真的不愿看她痛苦。

“呵。”她突然的站起身冷笑,“阿修,我明白了你的想法,但我说了我很痛苦,我现在只是想发泄,单纯毫无目的,或施虐,或发狂。你的隐忍我难以认同,所以,各自保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“沐橙……:叶修愣了,很快反应过来再想挽留,苏沐橙已经背上她的哥哥一步一步,走向茫茫绿林。

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,叶修苦笑,这现实真是魔窟。

入夜的时候,苏沐橙扶着哥哥的尸体,跌跌撞撞的迷失在山脉中。四周一片漆黑。让苏沐橙充满了恐惧,每走一步都像是踏过生死的界限,仿佛再走一步就要跌入深渊。她濒临崩溃,却未曾后悔离开,她要发泄,而那个处处都有不公平条约的地方终究会憋死她。

她好像踩到了什么光滑的东西,一个重心不稳跌在了地上,手下意识撑地,冰凉的触感却让她几乎昏厥。那森森的寒意分明是死人的尸首啊!她向远的地方摸索,白骨白骨白骨!全是那发寒的白骨!瞬间,四周闪起蓝光,吓得苏沐橙瘫软无力。裤底的湿热彻底让她绝望,她感觉自己心中的恐惧无限膨胀。

救救我救救我,神啊救救我!

神并未在意,而恶魔眷顾了她。

像是绷断了理智的心弦,忘却一切,有一个声音指引着她,吃掉,吃掉,吃掉可怜的人,吃掉让你不幸的人。她像被驯服的凶兽,听从引导,遵从本能,咬上了她死去的亲爱的哥哥的脖子,享受着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。

那天,我和我的哥哥融为一体,我吃掉了他,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毫无顾忌的带着他前行,而且,我似乎找到了发泄的方式,这邪门的美味让我有了瘾,我和野兽一样,单纯而血腥。

暴食大罪,就此诞生。

评论(3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