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肮脏的神圣(忍迹)楔子r18

看过ova应该能知道我的文风。

ooc慎

楔子

这里是繁华都市的黑暗败笔之地,那些恶心卑鄙的人和狗,居住于此。

“忍足侑士,你真他妈禽兽不如!”金发男人望着对面的男人,揪住他的领带,吼的歇斯底里,而对上的那双深邃的紫眸,其中的冷意让金发男人战栗。

忍足侑士优雅的推了推眼镜,“真是不优雅,瞧你这幅样子啧啧,狼狈不堪,衣衫不整。这是有着英国皇家血统的跡部少?簡直像個瘋婆子。”

“忍足侑士你!啊——”金髮男人剛要說什麼,突然小腹一痛,狠狠地撞在墻上,後背的陣痛還未褪去,便被人一腳踩住。

“呵跡部景吾,我禽獸不如,那你這個和禽獸不如的狗東西上過的大少爺又算什麼?”忍足侑士甩掉眼鏡,狠狠地捏住金髮男人的下巴,眸中充斥著些許危險,然而更多的是一種說不出的複雜。

跡部景吾好像想到了什麼,突然瘋狂了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,忍足侑士你他媽也許說的沒錯,三年,本大爺愛了一個狗東西三年,哈哈哈,我真是犯賤,哈哈。不過,你那副溫柔的臭皮囊也真是有魅力,本大爺被你哄得都傻了哈哈哈,我算什麼,母狗哈哈哈。唔……”

“夠了,真的夠了景吾。”忍足侑士扣住跡部景吾的頭,溫柔的吻上泛紫的唇。無視對方的掙扎,撬開他的牙冠,溫柔的掃蕩他的牙腔。溫柔纏綿,讓跡部景吾手足無措。

一個漫長的吻其實很短暫,修長的手撫上紅腫的唇瓣,忍足侑士眼眸中的溫柔快要溢出。

“景吾,真的回不去了嗎?”

跡部景吾的淚突破了最後的防線,大滴大滴的留下,迷人的紅眸空洞無比。無力地倚在墻上喃喃的沉吟。“侑士,如果,你能騙著我一輩子多好。侑士,如果我再傻一點多好。這樣我們是不是能開心一輩子,求求你,騙我,騙我一輩子……”跡部景吾感覺眼前漸漸虛無,這剩下無邊的黑,就這樣昏厥。

只有在跡部景吾看時候,他才敢認真的溫柔的注視自己的愛人。那張精緻不可一世的臉,此時有些病態。溫柔的,愛慕的,珍視的,卑微的吻上他的臉頰。如果能,真的想騙你一輩子……

只是這一路走來,他已骯髒不堪,而苦心經營的愛情,也因為他的不堪而失去了往日的神聖。第一次有些恐懼,第一次看清自己的存在是多麼可恨,為他,為自己,為了救贖這段愛情,忍足抱著跡部景吾回到他的家,為他擦乾身子,蓋好被子。

“景吾,愛你。”

然後他走進了警局,是時候,承擔罪惡的後果了。

-tbc-

 
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