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或美

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肮脏的神圣。ova(忍迹)r18

网王短篇,不要喷我。 oocoocooc慎!
假的。
跡部景吾觉得自己现在和婊子没什么区别了。不,有区别,是男妓。自己是英国的贵族,竟然傻到和一个被家族人驱逐还他妈成天和别人上床的日本男人做,真他妈应该给自己个耳光。
“呵。忍足侑士忍足侑士。真他妈是个贱种,不,我贱,最贱的是我…。”跡部景吾踉跄着摔在沙发上,暗红色的液体随着高脚杯被他狠狠地摔在地上,液体飞溅,溅在他每日都认真整理的米色西装上,溅到他自以为洁白无比的衬衫上,溅到他玫瑰红的领结上。
“妈的,弄的满身都是。”跡部景吾打了个酒嗝挣扎爬起来,想去酒柜再取一瓶红酒,却发现酒柜已经空了。转身看见了桌上的空酒瓶,很明显他喝空了一柜子的红酒。
“咣”的一声,跡部景吾踹翻了桌子,紧接着酒瓶碎裂,玻璃渣飞溅,他没有躲,再倒在一片狼藉中,他已经不怕利器划伤他那张精致的脸了。毁掉它,烧烂它,仿佛就能毁灭那恶心的爱情。
跡部景吾就这样睡着了,睡在一片血红之中。
他做了梦,梦见一张温柔的面孔,深邃的蓝瞳,和一条蓝色条纹领带。
又梦见自己在哭,和红灯区浓妆艳抹的女人被金主抛弃一样撕心裂肺的痛苦,那样子像极了婊子。

评论(2)

热度(3)